宁波图书馆 

EN / CN
读者登录

读者登录
还没有证号?立即注册

人人都爱读诗经第98期:《著》——充耳以素,尚以琼华
创建时间:2024-05-06 14:20:22  |  点击:151  |  作者:天一约读

640wx.jpg

主    题:人人都爱读诗经第98期:《著》——充耳以素,尚以琼华

嘉    宾:郭雪玲(中共宁波市委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讲师,古诗词爱好者)

《著》——充耳以素,尚以琼华

充耳以素,尚以琼华。《齐风·著》从一个婚礼主角的角度出发,重现了几千年前的婚礼场面。《诗经》里有不少诗歌关涉到婚礼的描绘,像开篇《关雎》“钟鼓乐之”就是男子想象和女子成婚的场景。再如《周南·樛木》,“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是贺新郎的一首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周南·桃夭》)”是贺新娘的诗。据统计,《诗经》中与婚姻嫁娶有关的诗大约20篇,有贵族的婚姻,也有平民的婚姻,有婚礼乐歌,也有送出嫁的乐歌,还有迎亲、洞房、祝子以及平民间自由择偶的风习等。从《诗经》中诸多关于婚礼的描绘和祝词,足见周人对婚姻的重视。周朝已摆脱群婚制,开始进化到婚姻文明的阶段。周人以婚姻为人生之大本,当然现在婚姻也是人生大事,只是在周代婚姻更关系着宗族的延续。为何表达男情女爱的《关雎》能成为《诗经》的开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在宣扬男女情爱是人性需求,也是人生要事,对其思慕、追求是合乎法则的。但又必须有积极的恋爱观——“琴瑟友之”,所谓“发乎情止乎礼义”。情感是克制的,行为是谨慎的,这也符合中华民族的传统婚恋观。而最后两性的结合要“钟鼓乐之”,举行正式的婚礼,这样社会才更加稳定和谐,利于宗法制的巩固和延续。

【相关内容】

《著

俟我于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

尚之以琼华乎而。

俟我于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

尚之以琼莹乎而。

俟我于堂乎而,充耳以黄乎而,

尚之以琼英乎而。

【注释】

著(zhù):古代富贵人家正门内有屏风,正门与屏风之间叫著。

俟(sì):等待,迎候。

乎而:作语尾助词。

充耳:又叫“塞耳”,饰物,悬在冠之两侧。

素:白色,这里指悬充耳的丝色。

尚:加上,垒加。

琼华:赤玉,美玉,指系在丝线上的瑱。“华”与下文的“莹”“英”:均形容玉瑱的光彩。

庭:中庭,庭院。在屏风与正房之间。

青:与上文的“素”、下文的“黄”指各色充耳丝线。

堂:厅堂,指正房中间朝阳的、宽大敞亮的地方。

来源:宁波图书馆

友情链接

浙公网安备 33020302001391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