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图书馆 

EN / CN
读者登录

读者登录
还没有证号?立即注册

文学从不停止质问:2019-2024韩国文学在中国[图]
创建时间:2024-05-23 16:47:47  |  点击:184  |  作者:天一约书

5月18日,“天一约书·线下书友会”邀请图书编辑叶叶,在“天一书房”阅湖慢生活空间与读者们分享了2019至2024年韩国文学在中国的引进与出版。

0b771e9 (6).jpg

在强势的韩流文化冲击下,很多人是从电视剧、综艺节目开始进入韩国文学的。叶叶就是从韩剧《芝加哥打字机》中认识了朴婉绪,又从综艺节目《懂也没用的神秘杂学词典》中认识了金英夏。

2019年,《82年生的金智英》出版,迅速成为亚洲10年来罕见的现象级畅销书。大陆对韩国文学的引进与出版由此起飞,从2019年的数量远远落后于台版,至2024年第一季度台陆出版数量已基本持平。


有女性议题的《给贤南哥的信》《致生为女人的我们》《两个女人住在一起》《李夕夜,不再沉默》《关于女儿》《再次重逢的世界》《她厌男,她是我女友》;社会议题的《走出韩国》《网军部队》《熔炉》《我要活下去》《潜入谎言之海》《生者的眼睛》《N号房追踪记》《最后一人》《是我的错吗?》;科幻题材的《时间亡命者》《背后的数字》《欢迎光临梦境百货》《灾难观光团》《如果我们无法以光速前进》《刚刚离开的世界》《地球尽头的温室》《我们决定离开这颗星球》《物种源始》;悬疑题材的《洞》《破果》《天国少年》《自我魔术方块》《诅咒兔》《杀手家族》《看见尸体的男人》《我杀死的男人回来了》;诗歌集《岛》《像花一样看着你》《就像现在一样》《唯独留下爱》《别太努力做到好》《我们去摘玫瑰花》《竹林飒飒》《鸟巢》等。

0b771e9 (1).jpg0b771e9 (5).jpg

这背后离不开韩国政府对文化输出的重视,以及他们的文化输出机构务实、细致的工作风格。韩国文学翻译院会在出版社邀请作者来华时提供翻译、交通、住宿资助;驻华韩国文化院会则会提供专业场地以供线下活动、媒体专访,并包揽招募观众、设计宣传物料等工作。

叶叶重点推荐了朴婉绪、金爱烂、韩江、金琸桓等作家和他们的代表作。

朴婉绪被誉为“永远的现役国民作家”。她一生的创作主题鲜明,行文宛如河流一般自然而情感丰沛。《那么多草叶都去哪里了?》《裸木》)描写战争,以手写我心,为历史作证;《蹒跚的午后》描写了中产阶级的虚伪;《梦中的育婴器》《未忘》等女性主义作品则描绘了新女性。目前,中文已出版了她的多部作品,包括:《那麼多的草葉哪裡去了?》(台湾)《故乡飘已远》《自行车小偷》《裸木》《那个男孩的家》《孤独的你》《亲切的福姬》《非常久远的玩笑》《蹒跚的午后》。

金爱烂的小说让人发自内心地惊叹。她是1980年生,但笔力之老道,对社会众生相的描摹之精确、冷静,从中体现的阅历之丰富,心智之成熟,完全不像年轻作家。在她的作品中,也隐藏着历史片段的闪回,《水中的歌利亚》中女主人公的父亲也曾爬上高塔抗议,和《少年不老》结尾的意象如出一辙。

曾以《素食主义者》斩获国际曼布克奖的著名中生代作家韩江,2014年创作了以“光州事件”为主题的长篇小说《少年来了》。她写道:“有些记忆是时间治愈不了的伤痛,不会因事隔多年而变得模糊或者遗忘,吊诡的是,时间越久反而只会剩下那些痛苦记忆,对其他回忆则逐渐麻木。”

世越号沉船事件后,一位叫金琸桓的作家在遍访受害者之后,写下了两本小说《谎言:韩国世越号沉船事件潜水员的告白》 《那些美好的人啊:永志不忘,韩国世越号沉船事件》,这两部作品被评论家认为是“世越号文学”的开端。金琸桓说:“我一直坚信文学应该站在穷苦、弱势和受伤害的人这边。不仅文学,社会共同体也是如此,属于共同体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这样。”

西江大学文学系教授禹灿济曾评价:“韩国文学就是痛苦的文学。”这种对痛苦的正视,这种如此普遍、大规模、自发性的记录,令人叹为观止。期待未来我们能看到更多更好的韩国文学被引进和出版。

来源:宁波图书馆

友情链接

浙公网安备 33020302001391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