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周一 13:00 - 20:30周二至周五 8:00 - 20:30节假日 8:30 - 17:00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甬图动态> 甬图资讯
悲哉,秋之为气也——《宁波交响,秋帆导读》第二期[图]
信息来源:宁波市图书馆 作者:贺秋帆/文 司徒伊宁/摄 发布日期:2018-09-08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9月14日,宁波交响乐团将在美国指挥家波特斯坦带领下迎来马勒第六交响曲的宁波首演,因而9月8日的第二期《宁波交响,秋帆导读》,贺老师对马六进行了音乐意义和文化上的解读,令听众们走进宁波大剧院时能够对作品的全貌心中有数。贺老师认为,整部作品写在1904-06年间,06年5月27日马勒自己指挥首演于德国艾森,他并且公开表示,“我一生的不如意,都集中于此。”遂有副标题《悲剧》一说。

 

 

    不过知人论世地看,这个阶段按说是其一生最是春风得意,美满婚姻,两个孩子,维国歌总监。谁能想到,他却沉溺于第六交响曲和《亡儿之歌》(吕克特诗)的创作,遂引发婚姻危机。到1907年,一切应验了,马勒遭受了三重打击:大女儿死于白喉,马勒确诊患有心脏病,维国歌的职位也丢了,他不得不前往北美另谋新职,但他的健康已经不太允许了。马六的结构大体如下——1,不太快的有力的快板,a小调,奏鸣曲曲式。2,“带着沉重味”,a小调,谐谑曲。3,中庸的行板,降E大调,田园性情绪,奏鸣回旋曲式。4,如歌的行板---有力的快板,c小调,完整的奏鸣曲式。演出和聆听此作品,可谓心力脑力耐力体力的全面挑战,因为第一乐章24分钟,第二乐章13分钟,第三乐章17分钟,第四乐章34分钟,合计近一个半小时。马六还流行原始版和修订版,两者区别在于,第二乐章与第三乐章的次序,第四乐章的槌击数量问题。马勒在世时,一直无定论,“一切以演出场所具体效果为重”,所以形成今天的两大派。

    马六的首乐章,是个庞大的奏鸣曲式,呈示部近十分钟,两大主题,代表命运凶险的六音动机牵出的第一主题,以及温馨的第二主题(阿尔玛主题)。第二主题无妨理解成马勒内心的英雄形象,所以整个乐章就成了英雄与命运的抗争,乐章尾声,英雄暂时取胜。第二乐章是个死亡之舞,气韵上承接首乐章,两大主题,全局结构是ABABA,命运无疑地退缩了,但英雄对胜局也心存疑虑。第三乐章是个田园气息的行板,两大风格近似的抒情主题交织发展,中段牛铃再次出现,代表它与田园牧歌的关联,既是奏鸣曲式又是回旋曲式,代表马勒的咋理想国的沉溺,不愿醒来,所以前面的胜利,可能只是幻觉,一场梦而已。

    第四乐章空前庞大,通观前三个乐章的幻梦气息,末乐章便是现世的赤裸裸呈现,引子长达5分钟,带出三个动机——弦乐动机,大号动机,圆号动机,然后进入30分钟的乱局,英雄在此遭受两次(三次)致命击打,倒下……加上槌击,第四乐章里的巨大打击一共有五次,槌击从听觉响度说不是最强,但杀伤力无疑最强,它如同窝心脚,其痛楚难以言传,直到轰然倒地,呜呼哀哉。整个第四乐章,既是马勒最庞大的篇章之一,也是最繁复庞杂迷乱的篇章,到处断壁残垣,一派末日浩劫般的荒凉景象,既是马勒对自己余生,也是对整个西方文明世界没落的预言。

    全场欣赏段落,贺老师带大家观看了当代马六演出的著名视频,最后贺老师表示,秋季既是丰收,也是萧条季节,草木摇落,白露为霜,肃杀之冬就在眼前。感谢马勒,也感谢宁交,一个城市的音乐生活如此圆满。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